圆柱的体积怎样计算:陆小曼,一场烟花人生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方圆模具 时间:2020/06/04 21:06:47
陆小曼,一场烟花人生文/一鸣         在徐志摩的诗里有这样一段描述:眉,我的诗魂滋养全得你,你抱着我的诗魂,像母亲抱孩子似的,他冷了你给他穿,他饿了你得喂他食,有你的爱他就不愁饿不怕冻,有你的爱他就有命!        起初,小曼给我的印象始终是位矝持的女孩,永远不会老去。和她有过接触的男人,都懂她,肌肤白皙、眉清目秀、机灵聪明、风情万种。小曼从小不仅衣食无忧,而且交往的也都是上流社会的千金小姐,于是在她的骨子里流露出清高、浪漫和不屑一顾。        小曼是一个被娇生惯养的独生女。她浮华、任性,与一些和她命运相同的千金小姐、太太们一起出去吃饭、喝酒、打牌、跳舞、唱戏,过着名媛富足而百无聊赖的生活。以致于她的第一次婚姻注定要与留学归来、事业有成、帅气的王庚走到一起。        追求她的男人不在少数,但是提及小曼,没有多少人说真正喜欢过她。因为她是个喜欢颜色的女人,钱的颜色,人的颜色,罂粟的颜色,甚至与翁端午同榻吸食鸦片吐出烟雾的颜色都在争论……        她受母辈名媛淑女的熏陶,受现代西式教育的熏染,受唱戏跳舞的交际磨练,过着明星一样被捧追的生活,她有着开放式的坦荡胸怀,有着色女人一样的浪漫情调,她开始喜欢和男人们“打情骂俏”,一个艳丽的女子开始讨厌家庭盘踞的生活。这一切导致她和王庚的感情背道而驰,她和他的爱情,她和他的纠缠,像一场烟花开放,不巧,和王庚5年的感情随即破裂。(在现实生活中这样女人的行为是我不屑一顾的。但是,一花一世界一草一青春,每人有权拥有各自人生的艳丽,正因不同,世界才丰富多彩,我们有何必强求。录者言)        浪漫的女子总是会突然邂逅浪漫的男人,徐志摩闯进了她的生活。小曼的母亲说,小曼是因为接触徐志摩这种浪漫才子和看小说太多才导致离婚的。是的,小曼迷恋志摩的诗歌,志摩的诗里有种小曼从未有过的轻松愉快。        与王庚与徐志摩,这都是一场浪漫的选择。离开王庚,将遭遇一场前所未有的世俗唾弃,离开志摩,受伤的心无处疗慰。        志摩在《这是一个懦怯的世界》里写道:“这是一个懦怯的世界:容不得恋爱,容不得恋爱!披散你的满头发,赤露你的一双脚;跟着我来,我的恋爱,抛弃这个世界,殉我们的恋爱!我拉着你的手,爱,跟着我走;听凭荆棘把我们的脚心刺透,听凭冰雹劈破我们的头,你跟我走,我拉着你的手,逃出了牢笼,恢复我们的自由!”        因为诗歌,小曼找回了初恋的感觉,在小曼的眼中,志摩是真男人。所以,小曼愿意嫁给志摩。她说,志摩最懂我。        小曼在经历过与志摩“顶好是醉死完事”的壮举之后,一个倾心,一个倾情,各自的心思如同罂粟般地中毒,从订婚到结婚只有短暂的20天。        正如张爱玲所解释的爱: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这就是缘分。        小曼体弱多病,经常需要翁端午做推拿按摩,翁端午和陆小曼在罗襦半解、妙手抚摩,暗生好感。        小曼开始矛盾,志摩用心用诗疗情,端午用毒用掠疗伤,似乎一样重要。冥冥中,小曼放纵了自己,与端午一吸成瘾,一疗生情。         1931年,志摩在一次飞行中逝世,小曼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决定改过自新,戒掉鸦片。她开始写文章,翻译外国名著。        志摩去世后,小曼与端午同居,这次不是疗伤,而是疗悲。        小曼与他约法三章:“不许抛弃发妻,我们不正式结婚。”小曼说,对翁其实并无爱情,只有感情。        小曼是喜欢昆曲的,而且唱得很好,只是没了志摩以后,再也没有完整地唱过。        60年代初,翁端午病重,不久去世,小曼没了男人的托付,只有寄情于画。她一心一意地作画。        伊能静说:“陆小曼是一位为爱情奋不顾身的性情中人,在挚爱徐志摩去世之后,她就像一朵没有水滋润的花,最后随着爱人,枯萎而死。”        花开花落,运气云散。小曼身后那一场风花雪月的往事,散了就是散了,烟花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