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999急救中心地址:诱惑难抵 青春少女身陷钱色陷阱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方圆模具 时间:2020/03/30 18:41:14

诱惑难抵 青春少女身陷钱色陷阱

2011年09月29日08:13    小晴的的装扮跟她的年龄实在很不相符,她穿很高的高跟鞋从宝马车上走下来,一身的名牌,距离很远的地方就能闻到她身上喷洒香水的浓郁味道。她像一只春天里最美的蝴蝶,给人的感觉轻盈却又过于华丽。

  这个季节,跟她同龄的女孩们也许都在为找工作而发愁,小晴却从来不用为钱发愁,然而她却说自己并不快乐,她是一个国企老总的情人。

  尽管给老板当情人的女孩很多,但敢于承认自己身份的却寥寥无几。

  小晴很坦率,当一个朋友把她介绍给我的时候,我问她能不能接受我的采访,把她的经历记录下来的时候,她似乎没有多想就同意了,她甚至不在乎我是否具有编辑的真实身份。

  我们约在一家星巴克咖啡馆,她坐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从随身的小包里掏出烟。

  “我配合你完成了采访工作,你能不能陪我去看场电影作为感谢?”小晴抽着烟问我。

  “为什么要去电影院呢,现在的人好像都愿意买DVD回家慢慢看。”我笑着问她。

  小晴仰头看了看天,她说,因为电影院里有很多人,当屋子里黑下来的时候不用害怕,也不会寂寞。

  这个理由单纯的叫人心疼,但这是小晴选择的生活,是她很多年以前就梦想着的生活,三年前,在她刚过完二十二岁生日后不久,终于如愿以偿。

  小晴的家在贵州西部的大山深处,贫穷是跟随了那里几代人的一个梦魇。拿她家来说吧,一家四口,一年的收入还不到两百块钱,在她从小到大的记忆当中,家里的粮食从来没有一年吃到头过,几乎每一年都是只有半年可以吃饱饭,剩下的半年在半饥半饱的状态下渡过,小晴是十二岁那一年才第一次尝到酱油是什么味道。

  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小晴从很小的时候就有一个坚定的信念:一定要离开这里,摆脱贫穷。她摆脱贫穷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拼命地用功读书,考上大学。

  对于城市里的女孩子来说,或许上大学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但对小晴而言,有了好成绩并不意味着就可以走近大学的校门,还要有钱供得起才行。好在,她有一个明理的母亲,一年到头替别人在山坡上放猪,同时采些药材,换来的钱供小晴读完了小晴和初中,从高中的时候开始,小晴的学费就靠从亲戚朋友那里借钱来读了,她有一个小本子,那上面清楚地记录着每一笔钱借来的时间和亲戚的名字,因为她从借钱读书的那个时候开始就已经明白,这些钱父母已经没有能力偿还了,只能依靠她自己的力量来一点点的还清。

  “你没有在那种贫穷的地方生活过,不可能了解那种感觉。我们村子里有一家人,女儿已经十八岁了,从来没穿过衣服,因为她是个瞎子。暖和的时候她赤身裸体的坐在家门口晒太阳,冷的时候她就待在家里裹着破布,你能想象得到嘛?一个十八岁的姑娘,身体已经发育了,却没有衣服穿。天热的时候我经常能看见她,每次都红着脸低着头匆匆走过去,我很想走过去拿件衣裳给她披上,可是我也没有衣服穿,一身衣服是补了又补一直穿到小得穿不下去,所以我对钱、物质上的东西有着特别强烈的欲望。”小晴一边说一边看着远处,像是在讲述一件很遥远很遥远的事情。

  的确,贫穷的生活已经距离她很远了。

  小晴学的是中文,她是贷款上的大学,因此,她从来不像大学里其他女孩子一样在周末去逛逛服装店买点女孩都喜欢的小玩意儿,除了学习,她一有时间就找机会出去挣钱,暑假的时候她就出去做家教,周末的时间她到公共场所去捡别人扔掉的矿泉水瓶子,她说自己跟所有年轻女孩爱美,也有很强的自尊心,可是在贫穷面前,一切都变得不那么重要。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她上了大学三年级。

  那是一个夏天的傍晚,小晴从图书馆出来天上下起了瓢泼大雨,她一路奔跑着回宿舍的路上,一辆汽车从一个转弯的地方突然冲了出来,将她撞倒在地上。小晴爬起来,膝盖在流血,手里的书包被撞了出去,刚借来的资料四处散落着,一瞬间就被淋透了。小晴顾不上疼,赶紧跑过去把书收起来,用手挡住。

  车上下来一个瘦高的男人,他不顾自己穿着西装跑到小晴跟前:“怎么样?伤到了没有?”看了看小晴的膝盖,他马上又说:“上车,快上车!”

  为了躲避滂沱的大雨,小晴跟着他上了车。W打开车门跑到汽车的后背箱拿来一条干净的毛巾递给小晴,又说到:“快擦擦头发,我带你去医院。”

  小晴使劲地摇头,说不用,只是擦破了一点皮而已。但W还是坚持带她去了医院,在那里进行了简单的包扎之后,天已经黑了下来,雨也停了。他先带小晴去吃饭,是在一家大酒店的西餐厅里,吃自助餐。看着琳琅满目的食物,小晴显得不知所措,那些都是她从来没见过的东西,那么亮的餐具,那么精美的点心和水果。

  他似乎看出了小晴的心思,他叫小晴坐着不要动,自己去给她段了一大堆吃的东西。见小晴不动,他不断地催促着:“吃啊,快吃吧,你看这个晚上又是挨撞又是淋雨的,快吃点东西我送你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吃过晚饭,小晴对这个撞倒她的男人有了一些大概的了解,是通过他给她的那张名片,他叫W,这个名字经常出现在报纸和电视上,到他送她回去的路上,小晴已经觉得能被他这样的人撞到是一种荣耀的事了。

  小晴说:“送我回去的路上,他问了问我的家庭,我简单说了家里的情况,他很惊讶,特别吃惊的看着我,我还记得他当时说‘你真是个有出息的好姑娘’弄得我挺不好意思的。我之前也在网上看过一些关于他的报道,不知道为什么那些记者总是把他描写的那么神秘,好像一个很不容易接近的人,但我跟你聊了一路发现他温和极了,他看我的眼神让我想起我父亲,就是父亲对女儿一样的关切。”

  在小晴宿舍的楼下,W掏出五千块钱来交到她手里,让她自己买些有营养的东西吃,这段时间什么都不要想,先养好身体,W还要走了她的联系方式,说等小晴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就给她安排一个兼职的工作。

  那些钱对小晴来说是一笔巨大的款项,她从来都没有一次拿过这么多的钱,说什么也不肯要,甚至她还怯怯地说了一句:“如果你非要给我钱的话,两百块钱就足够了。”这句话让W笑得前仰后合。

  他把钱塞进小晴的书包,又把她送到了宿舍门口才离开。回到宿舍已经十一点多了,她向舍友们讲述了晚上的遭遇之后,女孩们都羡慕得不得了,都说小晴这一辈子都不用再为找工作和挣钱而发愁了。

  大概是因为受到惊吓有淋了雨水的缘故,当天晚上小晴就开始发烧,一连几天没有去上课,后来去医院检查,被医生诊断为急性肺炎,为了省点钱,小晴没有听从医生作出的住院的安排,拿了点药就回去了。几天以后,W给她打来电话询问她的身体情况的时候小晴的肺炎还没好,一边跟W说话一边不停地咳嗽,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放下电话,W竟然亲自到她的宿舍来了,他要送她去医院。

  小晴长到二十岁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人可以对她这样的好,连她自己也没有对自己这样的好过。从那时起,小晴便暗暗地发誓,她要一辈子都记得W对她的好。

  转眼到了大四,同学们似乎一下子都变了焦虑起来,忙着联系实习单位或是忙这考研,只有小晴那么从容,因为W已经为她安排好了实习的一切相关事情,甚至工作。

  小晴的事早就在同学之间传开了,女生们提起这件事便不可避免的流露出羡慕和嫉妒的表情,甚至在同学中间还流传着“小晴被W包养了”的谣言。对此,小晴仍旧保持着她一贯的沉默,倒是她的男朋友西门对周围人的说法气愤难耐,他还曾因为同宿舍男生开了一句这样的笑话追着人家从四楼一直打到了一楼,直到惊动了学校保卫处才算作罢。

  西门和小晴从大二的时候就开始了恋爱,他毫不怀疑小晴的品格,他和小晴一样对W充满着感激。跟小晴一样西门也来自西部的偏远的大山深处,他们原本计划大学一毕业就结婚。

  秋天的时候小晴开始到W安排的岗位上去实习了,虽然说是实习,但小晴每个月还是能拿到三千块钱的报酬,W说这是公司给她的补助。

  小晴所在的部门是公关部,说白了,这个部门是专门为W服务的,但同时也是为提升整个企业的形象而提供的,因为W本人已经成为了企业的代言。而小晴的工作内容就是为W撰写在不同场合时发言的稿件,偶尔也要陪同W去参加一些重要的活动。日子稍微一长,W在外出参加活动的时候还真有点离不开小晴了,连他自己在给公关部开会的时候都说,小晴是公关部有史以来最有才华的女孩。

  因为一直收到W的关照小晴在公关部的同事们都对她很友善,他们开始戏称她为W总的“二秘”。开始的时候小晴并没有在意,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她会是“二秘”,直到有一天一个同事告诉她公关部的经理与W之间的事。

  赵经理很干练也很漂亮,大多数时间她都是不苟言笑的,有几次小晴随W出去参加活动,赵经理也在场,她工作起来一丝不苟,但似乎小晴从没见到过W在公开的场合对赵经理露出笑容。

  那个同事告诉W,赵经理是W的情妇。

  这让小晴感到很吃惊,那时她已经和西门一起租了房子过起了同居的生活,她把这个秘密说给了西门,西门听后沉思了片刻说,能叫W总那样的人看中做情妇的女人肯定是不简单的,他还略微神经质地叮嘱小晴,一定不要得罪赵经理,在西门看来,公关部的同事之间流传着小晴是“二秘”的说法虽然只是玩笑,但长久下去对小晴一定不是一件好事。

  在西门的建议之下,小晴在公司比以前更加沉默了,没有工作的时候她绝对不到W的办公室去,即使有工作需要汇报的时候,能让别的同事去见W小晴绝对不会自己去。

  那天在楼道里,小晴遇见了迎面走来的W。她凭空的有些紧张起来,“W总。”她毕恭毕敬地向W点头,让开路让W过去。

  W显得有些纳闷,“怎么了小晴?最近怎么老看不见你?”

  “没怎么啊,我都在办公室里。”小晴尽量装做没事的样子,但年轻女孩往往就是这样,越是想隐藏些什么,就越会被人看透什么。

  W好像明白了什么,没有说话,笑着走开了。

  那以后,W有什么事情要交待公关部都会指定叫小晴去办公室,亲自交待给小晴。有几次,从W的办公室里出来,小晴不经意地一抬眼,看到的都是赵经理剑一样的目光,犀利、冰冷、闪动着不可琢磨的光。

  小晴不可避免地遇到了麻烦,公关部几次开会的时候,赵经理都专门针对小晴而提到了着装的问题,她说:“我们的部门是代表公司形象的,所以在以后,我不希望看到有人穿着廉价的服装来上班。”说着话,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小晴,顺着赵经理的目光,所有的同事也都将目光投到小晴身上。那个时候,小晴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其实那段时间是小晴最快乐的时候,她的那个小本子上的欠款数量正在迅速地减少,再过两三个月她就能完全拜托欠债的阴影了,一 想到这些,小晴心里就无比的舒畅。也正是因为急着把钱寄回家里,小晴对自己依然很节俭,她穿的丝袜都是带着缝补的痕迹的,因为工作关系要穿正装,她也都是在小商品市场买几十块钱一件的同色衣服拼成一套,她穿的黑色皮鞋也是人造革的……

  回到家里,小晴抱着枕头大哭了一场,她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有什么错得不好的地方,仿佛她得贫穷是她自己所犯下了一个莫大的错误。

  周末,小晴咬着牙去大商场买回了一套六百块钱的套装,有花了两百多块钱买了一双真皮的皮鞋,几双高档的丝袜。星期一去上班,几乎每一个见到她的同事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张开嘴巴,连赵经理看见小晴也似笑非笑地来了一句:仁靠衣裳马靠鞍,这话还真没错,脱掉那身地摊货人也变得高档起来了。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赵经理这话的意思,小晴当然也不傻,她努力地笑了一下,尴尬的走开了。

  中午吃饭回来,路过楼梯拐角的时候小晴在垃圾箱上发现了一个红色的漆皮钱包,她一眼就认出来那是赵经理的钱包,于是毫不犹豫地捡了起来放到自己的办公桌上等打算待会还给她。等小晴打水回来的时候,自己的办公桌前已经围了一圈的人,见赵经理也在,小晴赶紧拿起那个钱包说:“我在楼梯那看见了,就给拿回来了……”

  她的话还没说完,赵经理就冷冷地回了一句:“小晴你听清楚了,我们的部门以后不允许出现这样的事情,你喜欢这个钱包,我可以送给你一个新的,但是请你把这个扔回垃圾箱里去!”她的眼睛里面,完全是严厉的斥责。

  小晴试图向她解释:“我以为是你不小心掉在那了……”

  “谁会故意把钱包掉在垃圾桶上?”

  “我……”

  “请你给我扔回去!”

  小晴还想说点什么,旁边的同事悄悄拉了拉她的衣角,示意她照着去做。小晴只好流着眼泪在赵经理鄙夷地目光注视下把那个旧钱包扔回来垃圾桶。

  说到这里,小晴喝了一口咖啡,又点起了一只烟,很轻松地笑了笑,她在这一笑之间,过去的经历显得都那么可笑。

  “我从来没像那天那样渴望过金钱,如果我有钱,我会掏出来摔在她的脸上,但那时我依然很穷,要还债,要付房租,还要为西门还债,因为他要考研,我们俩的生活全指望我一个人了。其实在那天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当W的情妇,他在我的心目当中一直是正值和威严的,更多的时候我把他当成父亲一样的尊敬,但那天的遭遇改变了我,我立志要做W的情人,把姓赵的那个女人从他身边挤走,我要过有钱人的生活。”

  小晴从那以后就像换了个人似的,不在躲避W,不管是工作上的事情还是私事她都愿意去找W说,久而久之,再也没有人提小晴是“二秘”的事儿了,她已经成为在W总面前最有发言权的人物之一,小晴 正式拿到毕业证书的时候,她不仅成为了W的私人秘书更由W以公司的名义解决了小晴的户口问题,而小晴的工资也是她实习期间的数倍。她终于可以不再为钱发愁,穿着高档的时装出现在各种不同的场合里,小晴的同学看到她几乎没人可以相信这会是真的。

  小晴说,其实灰姑娘的童话每天都在上演,只要灰姑娘知道她想要什么。

  小晴说她早就知道W喜欢她,从他送她去医院的时候她就知道。她似笑非笑地自言自语到:“在这个社会里,谁会因为纯粹的同情而作出无私的奉献呢!”

  接下来的一切都发生的顺理成章,小晴二十二岁生日的那一天W正参加一个全国性的优秀企业家的评选活动,小晴一直陪着他工作到很晚。当活动结束的时候,W开车送小晴回公司拿东西的时候,小晴突然地提出来让W请她吃饭。W很爽快地答应下来,带她去了一家酒店吃海鲜。

  快吃完的时候,小晴告诉W那天是她的生日,而W的这顿饭是她已经渡过的所有的生日当中最好的一次礼物,实际上,她收到过的生日礼物只有西门拿省下来的饭费给她买的两个廉价的毛绒玩具。

  小晴向W说了许多她内心的话,她对他的感激和感恩,她说他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她要用一生来报答他。

  W也显得很激动,晚饭结束之后,他们没有离开那家酒店,直接去开了房间,第二天,W和她都没有上班,W带她去国贸买了几万块钱的衣服。

  幸福是什么?小晴说幸福就是有钱。

  对W来说,钱是王八蛋,他的钱永远都花不完,对现在的小晴来说,钱也是王八蛋,只要她想花,W就会给她。W为小晴买了一套两百平米的房子,给她买了汽车,小晴再也不用去上班了,因为W舍不得她在出去奔波。

  生活正按着小晴理想的方式展开,W有家庭,她从一开始就不想去破坏,她不知道W对她的感情是不是爱,她只知道W现在喜欢她,她要趁现在好好的享受有钱人的生活,尽量的存些钱。

  小晴的不快乐是显而易见的,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二奶”她再也不敢跟昔日的同窗们见面,尽管有很多钱,她也不敢让家里知道,仍然按照以前的方式每个月寄回去一千,家里的债早就还完了,房子也修好了,父母总是告诉她不要再往回寄钱,让她自己留着花,将来还有成家,她总要给自己攒点嫁妆,但小晴总是忍不住,往家里寄钱已经成为她的一个习惯。比成为“二奶”更折磨人的就是西门,三年前西门考上了中山大学的研究生,在眼里,小晴仍然还是他的恋人,但他们上一次见面已经是一年多以前的事情了。

  西门在学校里依然过着很节俭的生活,不管他怎么拒绝,小晴都会在每个月的月初给他寄过去两千块钱,让他用这些钱替家里还债,小晴骗她说自己现在一个月有一万块钱的薪水,一个人花不完。其实,西门上大学时候的贷款早就还清了,小晴寄过去的钱他一分都没有花,都替她存了起来,上次暑假,西门回到北京的时候小晴临时租下了一间一居室的楼房,骗他说那时自己的住处。每天早上她都准时离开“家”去上班,其实她只是回到W为她买下的房子里独自打发着无聊的光阴,遇到W要来她那的时候,小晴就骗西门说她要在单位加班,就这样,在小晴的精心隐瞒之下,一切都看起来天衣无缝。

  “其实我每天都在害怕,害怕被W发现也害怕被西门发现,好在今年他的导师为他争取到了去德国读博士的名额,一毕业他就要到德国去了,至少在四年里面,我不用再这么担心了。”

  小晴和西门还是深爱着彼此,但她已经离开当初的自己太过遥远,回不去了,她已经离不开W,离不开他提供给他的优越又丰富的物质生活。小晴也说她知道自己这么做很不道德,也许当有一天西门得知了真相之后会离开她、恨她,那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也是她最害怕发生的事情。对于W来说,也是一样的,一旦W发现西门的存在,小晴就会像当年她的领导赵经理一样被抛弃。

  “其实当二奶的下场总归是要被抛弃的,W现在喜欢我,那只是现在,总会有另外的人出现的,所以我并不去干涉,我不管他是不是也给别人买了大房子买了汽车,我只在乎我是不是拥有这一切。也是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没有对我失去兴趣吧。直到现在,我还是给他一种他抓不住我的感觉,好像随时会离开他似的,所以他才会一直对我这么好,对于男人来说,他害怕的不是给你花钱,他害怕的是被情人抛弃,因为那样说明他已经老了。”

  W曾经对小晴说过他想跟她结婚的话,小晴并不当真,她明白“二奶”也只是一种工作,就向她当年在公司的公关部一样为W提供服务,只不过服务的内容不同罢了。

  掐灭了手中的烟头,小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朝四下观望了一阵之后问到:“怎么样?我的故事还算精彩嘛?”

  我一时语塞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努力想象这学生时代的小晴该是什么样子,但无论如何我都想象不出,因为面前的小晴实在不像是一个只有二十五的女孩,她的眼神和她的言谈都显得那么沧桑,看不出她故事里的清新。也许那个小晴只能永远活在她的回忆里面,那个才是她的灵魂,而我面前的这个小晴应该只是年轻女孩的一个欲望载体吧。

/* 相关热点 2010-09-09 */.tagHotg{float:left; margin:10px; width:480px; font-size:14px; line-height:24px; text-align:left; }.tagHotg h3{padding:0 0 0 30px; height:25px; line-height:25px; font-size:14px; font-weight:bold; color:#004276; background:#d0dce8 url(http://i0.itc.cn/20110909/1ab_e0b54db2_c2ca_ab9b_7565_86c6bebea7ad_1.gif) no-repeat 14px 7px;}.tagHotg .tagIntg{display: block; clear: both; overflow:hidden; zoom:1; background-color:#fff; border:#afc5db solid 1px;}.tagHotg .tagIntg ul{margin-top:1px; padding:9px 7px; overflow:hidden; zoom:1; background-color:#f4f4f4; }.tagHotg .tagIntg ul li{float:left; padding:0 5px; width:140px; font-size:14px; line-height:24px;}.tagHotg .tagIntg ul li a{color:#004276; text-decoration:none !important; font-family:"宋体";}.tagHotg .tagIntg ul li a:hover{text-decoration:under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