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红十字会的条件:【引用】乐知好问,追求更高的人生境界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方圆模具 时间:2020/04/01 19:52:20
2011-11-07 13:43:24|  分类:礼仪 |  标签: |字号大中小
本文引用自金之钗《乐知好问,追求更高的人生境界》

乐知好问,追求更高的人生境界
孔子说:“对于学问,懂得它的人不如喜好它的人,喜好它的人不如以从事它为快乐的人。”
孔子认为,在学习中,人们若仅仅是有目标地追求,还不如从中得到心理满足效果好;得到心理满足,又不如对学习、工作有强烈兴趣的效果好。在这里,孔子提出了一个重要的教育原则:可以通过调整人们的心理状态,调动学习的积极性和挖掘学习的潜力。
仅仅懂得学问、道理,却不能从心中喜欢它,说明学得不够深入、透彻。在学习时,如果将学习看成是“苦学”、“困学”,那么即使对书本倒背如流、对道理讲得清楚明白,仍然没有“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的乐趣。而如果心里喜欢,却不去身体力行,从实践中感受到愉悦、快乐,那么这种喜爱也不深刻。
在这里,“之”不仅是指学习,也指儒家所追求的仁义之道。孔子表面上说的是学习之道,实际上也是在讲如何遵循仁之道。对于儒家学说,要了解其内容并不难,但要从内心培养对这种仁道精神的喜爱之情,却不容易做到,至于要亲自去实践就更难做到了。所以,孔子提出的解决办法就是要“好之、乐之”,从内心去提高自己的修养,完善自己的品格。所以孔子循循善诱地教导人们,要始终自强不息,追求更高的境界。
管宁是三国时期的学者,字幼安,北海朱虚人,是春秋时期著名政治家齐相管仲的后代,以操守淡泊著称。他身高八尺,相貌不错,家里很穷。他16岁时死了父亲,亲戚朋友可怜他,赠送了许多财物让他葬父,可是管宁一文不取,只凭借自己的真实财力安葬了父亲。对一个16岁的少年来说,这是很难得的品质。
东汉末年,政治腐败,战乱频繁。管宁离家游学,潜心读书,结交了几个后来很著名的学友,一个是年长他一岁的平原高唐人华歆字子重,一个叫邴原。三个人很要好,又都很出色,当时的人把他们比成一条龙,华歆是龙头,邴原是龙腹,管宁是龙尾。他们最尊敬的大学者是当时著名的陈仲弓,陈仲弓的品德、学识、行为成了他们追求的目标。
管宁性情恬淡,沉默寡言。华歆好动健谈,喜欢访朋会友,善于多方交际,内心深处热衷于功名利禄。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免不了谈古论今,抒发各自的人生抱负。华歆总是喜欢评说古往今来将相王侯的事业和地位,且十分羡慕管宁的家世。管宁则不以为然,谈到这种话题时,他总是拍拍书本,又指指屋后的菜地,那意思是:身处乱世,我不能治国安民,只要能够读书和劳动,就别无所求了。
龙头华歆和龙尾管宁之间曾发生过一件著名的绝交事件,后人称之为“管宁割席”。管宁与华歆经常同坐在一张宽大的芦席上读书。门前有时经过坐着豪华车子、身着华丽衣服的大官,后面跟随着持戈的卫士和骑马的侍从,前呼后拥,耀武扬威。每到这时,管宁充耳不闻,照旧读书;华歆就坐不住、沉不住气了,放下书本,跑到屋外街上,挤进围观的人群里仰视,对达官的威仪艳羡不已。回来后,他也不继续读书,而是赞叹不已地对管宁描绘“轩冕者”高贵堂皇的仪容。管宁劝阻华歆说:“我们是读书、做学问,不必去仰慕那些高官厚禄的人!”
有一天,门前又行进一列朝廷重臣的车队。华歆自然又像往常一样,出门观看去了。回转时,却大为惊诧:管宁竟用刀子把芦席割为两截,自己独坐一截用心读书。
华歆不解地问:“幼安,你为什么要把席子割为两截,你我不是从来都同坐一席吗?”管宁缓缓地合上书本,一字一句地说:“你呀,不配再做我的朋友啦!我怎么能与不是自己朋友的人同坐一席呢?”说罢,管宁背过身去,拿起书本,再也不理会华歆了。管宁的割席,与其说是绝交,不如说是劝诫,希望华歆不要改了求学的初衷。
从此以后,两个年轻的朋友便分道扬镳了:管宁潜心读书,成为德高望重的学问家;华歆却一头扎进名利场中,先事孙权,后投曹操,趋炎附势,不择手段,为帮助曹氏父子剪除政敌充当打手。华歆曾经带领五百甲兵入宫捉拿伏皇后。曹丕废汉献帝自立时,华歆按剑指着汉献帝厉声斥责,并将其赶出京城。后来华歆官拜司寇,终于达到了青云直上的目的,但是却一直为世人所不齿。
后来,管宁避居辽东,当地的人感念他的贤德,服从他的教化,形成了良好的社会风气,大家和睦共处,安居乐业。管宁回乡后,魏文帝就下诏封管宁为太中大夫,管宁坚决推辞,说自己老了,实在没有什么才能,要求皇帝放过他。可是皇帝偏偏不肯放过他。魏文帝死后,魏明帝又多次征召他,华歆、王朗、陈群等朝中大臣更是反复地推荐管宁,华歆还提出把自己的太尉之位让予管宁。管宁呢,则是一律推辞,到死也没有答应出仕。世人都赞佩管宁的操守,鄙薄华歆之所为。
后人有诗叹华歆曰:“华歆当日逞凶谋,破壁生将母后收。助虐一朝添虎翼,骂名千载笑龙头!”管宁在辽东时,常戴白帽,坐卧一楼,足不履地,终身不肯仕魏,又有诗赞管宁曰:“辽东传有管宁楼,人去楼空名独留。笑杀子鱼贪富贵,岂如白帽自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