垫江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坚强内核 冰雪人生-红楼书话-文化纵横-搜狐社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方圆模具 时间:2020/04/09 22:32:48

坚强内核  冰雪人生

——试论薛宝钗(二)

 

辛琳

 

八十年代初期,美国心理学家卡内基和他的书《如何让你大受欢迎》在中国大陆广泛流行。卡内基和他的书确实帮助了从六、七十年代以阶级斗争为纲,上纲上线中走出的人们,重新审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帮助者人们在经济大潮涌动的开始,怎样学会与人展开有效地,顺利的交往。

可是,我们是有着五千年文明的历史古国,号称礼仪之邦。许多年文化传承,自有积淀在灵魂里的言行举止,待人接物的文化习俗。那么,我们自己的民族文化熏陶出的人能做到如卡内基所说的在人群中顺利的交往,能受到人们广泛热爱和支持吗?

能!《红楼梦》中,那个脸若银盆,眼如水杏的沉静女子就是中国传统儒家文化培养出来的人,她在一个有着三、四百口人的封建大家庭中,受到了上至核心人物贾母,下至仆役的喜爱,她就是薛宝钗。

分析薛宝钗的言行举止,她受到上上下下喜欢的原因,就是按儒家对修身养性的要求,做到了“内省外和”。什么是“内省外和”?“内省”就是:一 随时检点自己的行止,不逾礼;二  约束自己的欲求,做到清净寡欲。“外和”就是以平和的心态对待外部的人和事,做到不温不火,不急不躁,执礼而行,不以自己的偏好行事。正因为她时时内省,所以别人对她本人无可挑剔;正因为外和,所以贾府中的每个人都受到她的关心和重视,而每一个受到她关心重视的又反过来乐于亲近她,喜欢她,带着一份崇敬来尊重这位与人有一份距离美的庄重女子。

她在贾府的待人接物中,之所以受到广泛的评议会做人,第一 自始至终贯穿着她的外和的行为准则,每个人都是很重要的,不容忽视。基于这种想法,她将她的哥哥薛蟠从外带来的土仪,分送大观园众姐妹的同时,不忘记送一份礼物给讨人嫌弃的赵姨娘的儿子——贾环。赵姨娘感动的满心欢喜,连夸宝钗会做人。第二  敏于体察,投人所好。薛宝钗以她沉静的目光关注着周围的人和事,把握每一个人的心态变化,注意不去触碰别人不喜欢的,迎合别人喜欢的。在第十八回《贾元春归省庆元宵》中,薛宝钗敏锐地注意到贾妃不喜欢用玉字,将贾宝玉题写的“红香绿玉”改为“怡红快绿”,便劝贾宝玉将奉旨题写的诗“绿玉春犹卷”改为“绿蜡春犹卷”。第三 善于助人;她有一双善于体察的眼睛,拥有一颗洞察世情的心灵,所以她能尽知别人的艰难,不可言说的烦忧。她为病体缠绵的林黛玉送燕窝滋补、调养。提醒她言语注意,闺阁中的贵族小姐不能说《牡丹亭》,《西厢记》中的艳词,不然有失礼仪,而招人嘲笑。黛玉听了她体贴的话语,改变她原来以为她最是藏奸的看法,引她做自己的姐妹,知心人。她将刑蚰烟的棉衣赎出送回,让这个贫苦无依的女子有衣御寒,教她在势利眼中多多忍耐。第四  言辞谨慎,谦恭得体;薛宝钗在与人的应对中,言语谦恭。贾妃命众姐妹题诗,薛宝钗虽然文采颇佳,但她仍在诗末写到:“御藻仙才盈彩笔,自惭何敢再为辞”。她谨遵着礼法,克己,不张扬。内敛,不自夸。

薛宝钗做到了言行举止的“内省外和”,做到了待人接物的平和,谦恭。只有内心刚强的女子才能做到。其实,她和林黛玉一样,都寄寓在贾府。林黛玉依傍着她的外祖母——贾母。薛宝钗父亲亡故,家道早因父亲的亡故中落,有一个天天生出许多是非、官司的哥哥薛蟠。她没有像林黛玉一样自悲身世,感慨:“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她面对着现实,正确地估价自己,做着自己该做的事。做女儿,劝慰,开导终日为哥哥发愁的母亲;做妹妹,她规劝着鲁莽,强横,不知事理的哥哥;做亲戚,客居贾府内,不生事,恪守作客的礼数,规矩。她的坚强内核包在她柔弱的外表下,于是,她的品格中就多出了浑厚。有了

浑厚的层层包裹,她宽容着林黛玉向她射来的妒忌、猜疑之箭,淡对着贾府内部的纷争,在整部《红楼梦》中,她在各种矛盾,冲突的外围,从来不会让这些纷争卷裹进她,而使自己受伤。封建时代的中国是男性素尚时代。在两性人格价值占有上,天平永远指向男性,传统男性性别的重要组成之一,便是男性霸权主义,是高高凌驾于女性之上的“权威”。女性在封建文化生活中失去了人际交往权,这个群体无法在历史上留下真实的人格面貌。而薛宝钗能在这种历史环境中做到察言观色,交际从流,实难可贵。

薛宝钗这个人物形象一直受到很多的非议。其中有两件事她被批判为伪善,用心险恶。一件是金钏跳井自杀后,她宽慰王夫人的话;另一件事是在滴翠亭她不妨听见了红玉与坠儿私房话的作为。

先看第一件事,金钏跳井死后,宝钗听说此事,赶来看王夫人。王夫人借口说金钏把她的东西弄坏了,她一时生气,打了她几下,撵了她下去……。宝钗劝王夫人说:“据我看来,他不是赌气投井,多半是她下去住着,或是在井跟前憨玩,失了脚掉下去的。她在上头拘束惯了,这一出去自然要到多处逛逛,岂有这样大气的理!纵然有这样的大气,也不过是个糊涂人,也不为可惜!”这一席话,听起来的确让人觉得薛宝钗冷如铁石,但是联想中国传统历来重生。金钏已死,还是让活着的人心上负担轻些。再者,假如自己的姨妈做错了事,心理虽觉是她的过错,也不会当面指斥的。中国古代的孝道其一是:为长者隐。真正可贵的事,薛宝钗不避忌讳,拿出自己的新衣服去装殓已死的金钏。

在滴翠亭上,薛宝钗不妨听见了红玉与坠儿的私房话。她可以以几种方式来处理这件事,。第一种,立即上前以贵族小姐的身份去训斥、告诫她们;第二种, 回明贾府管事人她听到的,将有伤风化的二人立即撵出;第三种,装糊涂,放她们一码,且让她们相信,我薛宝钗没有听见你们说的话。让事情自然了结。这是薛宝钗的智慧之处,也是她的宽容做人处。在这个世界上,最不妙的处境是知道了别人的隐私,而这隐私又关乎个人的名誉,身家性命。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认为,人的第二个最基本的需要是安全的需要。《水浒传》里有一段家喻户晓的故事《宋江杀惜》,糊涂的阎婆惜自以为抓住了宋江通寇的把柄,就可以要挟宋江答应她的一切要求。殊不知,这一来,把自己推到了这样一种境地,除非她死掉,宋江才能安全。洞明时世的薛宝钗明白自己的是贾府亲戚的身份,不能揪亲戚家的私事;自己是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有些事是不能多知道的;再者,把她俩揪出来又是一个不可预想的结果。岂不如,设法让她们相信,我薛宝钗一点没听见你们说的话,你们放心吧。于是她找了一个借口,她看见林黛玉在水边玩,就找了来,这不刚过来了。这只是她的临时机变,并非有意嫁祸林黛玉。

第九十九回《林黛玉焚稿断痴情,薛宝钗出闺成大礼》中,林黛玉在贾宝玉与薛宝钗二人成婚的时刻,因爱情萎谢而凄惨死去。看到这一节,每个人心理自然憎恨这个夺去林黛玉爱人的薛宝钗。但是分析薛、贾二人成婚的原因,并不是薛宝钗无视贾、林二人的感情,自己主动出击,把贾宝玉的心魂勾走,抢来的。首先,她自己对贾宝玉颇有好感,已在书中多次表明。但她看见贾、林二人亲密情态,常常有意回避;其次,贾府中的核心人物在贾宝玉的婚事上,郑重考虑并非林黛玉。元春自从见识薛、林二人之后,心中自有权衡。她每次派人出宫送礼,把贾宝玉与薛宝钗同等对待,林黛玉与贾氏三姐妹同等。例第二十九回《薛宝钗羞笼红麝串》中元春派人送的端午节礼,给贾宝玉和薛宝钗的是上等宫扇两柄,红香珠二串,凤尾罗二端,芙蓉罩一领;而林黛玉与贾氏三姐妹单只扇子与数珠儿。贾妃元春在入宫以前,一直在教授贾宝玉,“其名份虽系姐弟,其情状有如母子”.元春怜爱宝玉,今同等对待宝钗,可见她对薛宝钗的喜爱之心。在第五十回《芦雪庵争联即景诗,暖香坞雅制春灯谜》中,贾母一见薛宝琴大是喜欢,曾考虑为贾宝玉说亲,但因宝琴已经聘定人家,才作罢。

第三,薛宝钗自己的命运也在别人手中,不能自己做主。我国封建礼俗,婚姻是结两姓之好,是两个家族在利益上的联姻,结婚当事人只能听从封建家长的安排。在贾府这边,贾宝玉已经疯傻,为了冲喜,让他病情好转,急于成婚。在薛家,薛姨妈惦记着癞头和尚的话,女儿的婚事,当与有玉的人婚配。家中,薛蟠又打死人命,监押在狱,正要仰仗贾府出力搭救,现在正好应允婚事,好借贾府之力,把儿子保出来。第四,在贾宝玉成婚之前,贾母,王夫人通过袭人之口,已知贾、林二人的心事,但是,她们仍执意要娶薛宝钗。林黛玉为此事已病重,生命垂危,仍不能使他们回心转意。贾母反怪怨林黛玉不合礼仪,不该有这有这种心事,若是为这个,她也没心肠治了。第五,贾母,王夫人为了让婚事办成,稳住已疯傻的贾宝玉,不出乱子,由王熙凤想出调包计,向贾宝玉谎说,娶得新娘是林黛玉。她们理所当然地认为,即使贾宝玉清醒过来,也要面对木已成舟的事实。

综上可见,薛宝钗能与贾宝玉成婚,是贾母与王夫人钦定了她来做未来荣国府的内当家。她们看重的是薛宝钗举止端庄,合乎封建礼仪,明晓人事,会做人。王夫人另存一份私心,媳妇是自己的内侄女,亲上加亲,不会隔心。

在这场婚姻中,没有一个胜利者。林黛玉命归黄泉后,贾府在抄家后迅速败落。贾宝玉无法面对举案齐眉的薛宝钗,不能忘怀前世姻缘的心心相印,勘破红尘,跟随空空道人,癞头和尚回归大荒。留下薛宝钗一人面对家破人亡,独自捱着世间最寒冷的贫穷,尘世的炎凉。

薛宝钗虽然内心沉静,坚强;她的做人处事也赢得了贾府内上下的喜欢,但随同贾府这个大家族的败落,它承载的人也难逃厄运。如同一条航海的大船,已被虫蛀透,吃进了水,已快要在大风浪中倾覆,那么在这条船上搭载的人,无论她多么尊贵,多么受人喜欢,也无法逃脱与这条大船共同沉没的命运。所以,曹雪芹将薛宝钗与林黛玉同册判为金陵十二钗正册第一等薄命人。她的判词是:“可叹停机德……金簪雪里埋”。她的命运诚如是,当荣华富贵已成往事,当:“落了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时,她本人也就在这片冰雪的包围中消融尽她的颜色。但是,她一定不会戕害自己,一定会坚持活下去,她有坚强的内核,能面对残酷的现实。而活着就很好。

 

今天,我们翻开这部传诵百年的《红楼梦》,曹雪芹原为闺阁昭传的一个个奇女子中,这位:“任是无情也动人”的薛宝钗,细细评点她的行止,见识,然后再以现代社会对心理健康的现代人的评价标准来对比她的作为:她自我意识正确;她人际关系和谐;她社会适应良好;她情绪积极稳定;她人格结构完整。既然这样符合,那么她倘能从书中走出,卸去簪环,穿上现代人的服饰,以她的坚强,沉静、练达,自信地迈入现代社会,快乐的生活;以她的庄重、理性、沉稳,积极的开展工作;以她的耐心,克己、宽容,协调好人际关系。拥有了良好的工作氛围,轻松、和谐的人际关系,加上她自身的才干,她还会活的那么凄凉吗?

 

 

 

 

 

 

 

 

 

 

本文写于2003年,上传时略作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