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红十字会地址:张朝阳:中国从来没有仇富,让我们重新认识毛泽东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方圆模具 时间:2020/04/08 07:34:21
 

张朝阳:中国从来没有仇富

2003-12-16   中经论坛 » 科技俱乐部 »

张朝阳在福布斯的论坛上发表关于中国人仇富的演讲,全文如下
  
  《中国从来没有仇富》
  
  中国的富人都在喊中国人有强烈的仇富情节。
  而我却认为中国不仅不仇富而且很崇富。都希望自己也能成为一个富人。可以说是连做梦都想。那里会仇富。现在的中国人最崇拜的人不再是毛泽东,也不是华盛顿,而是比尔.盖次。为什么?因为他有钱。中国人,人人都想成为有钱人。谁还仇富?
  要那么谁在叫中国人仇富?为什么要说中国人仇富?为什么中国人好象表现得确实很仇富?
  说中国人仇富的一般都是那些现行的富人阶层和他们的直接受益人!说中国人仇富一来给中国人抹黑,特别是给中国平民抹黑(言下之意很明显,穷人们不仅自己没本事,而且还小心眼红睛病见不得别人好)!二来也可自己打气,毕竟作贼心虚。中国现在的富人多数不是因为他们创造了多少价值,而是依靠权利分配不公使他们成为富人。中国的富人不可谓不多,但是有多少人敢把自己的财产拿到阳光下来?这富人的财产有多少是损公肥私?有多少是官商勾结?有多少是贪脏枉法?多少国家和其他公民财产到了他们自己的名下?多少的工人下岗是由他们造成的?有多少的农民失地是他们造成的。他们自已心里有数!当然其中也有一些人确实是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发家致富的,现阶段的中国这样的富人却只是少数!
  中国人表面上看好象是仇富实际上不是仇富。中国人是在仇恶!但是由于现阶段富人和恶人有一个比较大的重叠。并且恶(大恶,影响范围较大的)主要集中在富人区。所以仇恶看上去就好象在仇富了。(就算一个人杀人,影响的也只是一个人至几个人。而一个人贪脏枉法,一个国企倒闭,有可能就是几万人下岗,生活无定、无家可归、衣食无着。这种富人,谁又能不仇它呢?)所以说中国人不仇富,而是仇恶。正是中国富人(主要是恶人)们很多见不得光。所以他们要抹黑平民,
  刻意模糊富和恶的界限。把所有的富人绑在一起。而中国的富人们对此没有察觉。被恶人卖了也不自知。当然也包括一些心理有鬼的富人在推波助澜。他们宣传中国人仇富目的是对抗正义,对抗法律。
  中国不仇富,相反中国人仇穷。
  现在人们最怕什么?不是怕死,而是怕穷。穷为什么那么可怕!因为中国人仇穷。中国政府仇穷。不仅中国的富人仇穷。中国的普通的也仇穷。也穷人自己的仇穷。为什么这么说:在哪个城市要搞什么招商引资,他们首先做的就是把平民居住区的穷人赶走,足见中国政府仇穷爱富。中国很多的商场,特别是酒店,门口无不写着,衣冠不整,谢绝入内!这不是典形的仇穷吗?中国城市交通拥挤。拿来开刀的是自行车,某没有人性的专家说是自行车多引起的。一辆高级的小轿车是自行车的5-8倍大,也不过是坐一两个人,为什么不是限制轿车?不是仇穷爱富吗?
  当然仇穷不是绝对的,是相对的.同样是有车族,很多路不让1.1升以下的车子走,为什么?是因为1.1升的车太省油?当然不是!同样是仇穷。和高档车比他照样是穷人,摩托车也是因此在很多城市被禁。中国的政府某些人已经沦为为资本服务的奴才。
  现在中国仇穷仇的有些变态,几乎没有正义和良知;同时崇富也崇得有些变态,只要能富就是杀人放火也再所不惜。用一句话形容:已经到了为了钱不惜出卖一切的地步了。


 
张朝阳:让我们重新认识毛泽东
 
                          让我们重新认识毛泽东
——我们的文化内核又被注入了成功,胜利和大无畏的精神

张朝阳

  革命的后代

  最近在读一些长征及中国革命历史的书,感触颇深,我发现如果从成功学的角度看,毛泽东及他所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在28年的时间里缔造了一个强大的主权国家,这样的丰功伟绩,在人类近代所有的成功案例中应该名列榜首。从小在文革中长大,接受的是一种宣传,说教式的语境,就以为那一段历史本该如此,天经地义,而最近,我突然以非神化的一般地球人角度来设身处地地看那些人和过去的事情,我发现毛泽东及中国共产党的成就是如此之巨大,他们成功的历史值得每一个期望成功的人,在剥开一切政治说教的硬壳之后,仔细地研读,体味,并获取激励与灵感。

  我估计,蒋介石在台湾的岁月里,每天都在反思,并悲叹:既生瑜,何生亮。当然,毛泽东的才能比诸葛亮大多了,我这里说的才能,也包括心胸及善良的品质,毛泽东其实是挺善良的一个人。

  我们(大陆人)都是一个得胜的政权的臣民,尽管建国后的历史有一些波折,但整体上还是被成功的豪情壮志所笼罩,包括被毛泽东的诗词及话语潜移默化。所以大陆人及组织有一种强势,一种自信,一种 can do spirit, 翻译成中文就是“我能”这句广告词。很多例子,如每年的春运的顺利实现,青藏铁路的按时通车,三峡工程的提前完成,抗击非典的高效率,包括早一些时候的两弹一星,等等,往往是指哪儿打哪儿,说到做到,除了因为儒家文化下的高度自组织能力和责任心外,还因为在五十年前,我们的文化内核又被注入了成功,胜利和大无畏的精神。

  相比之下,台湾人就显得有些软绵绵的,有一种甘愿当配角或妥协的精神,可以看到蒋介石政权失败而无可奈何的痕迹。大陆人和台湾人的这两种倾向,我当年在美国观察两个留学生群体,就能感觉到一些。

  我很高兴地看到,我们的国家,因开放改革的成功,这种与生俱来的自信心进一步得到加强,这有利于我们在政治和经济上,能够独立自主地探索一条适合中国自己的通向现代化的道路,而不是受西方教条式的干扰,左右摇摆,失去自我,正如当年受李立三,王明所谓的共产国际的教条的干扰一样。让我们重新学习毛泽东吧,请不要肤浅地理解我。

  2007年6月14日凌晨于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