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命师传奇20卷在线:嫁人要嫁普京这样的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方圆模具 时间:2020/03/30 18:36:02

嫁人要嫁普京这样的人

2011-11-21 09:13:56

归档在 散文随笔 | 浏览 5359 次 | 评论 3 条

 俄罗斯是对领袖人物个人崇拜情结很深的国家。笔者在莫斯科生活期间,曾到莫斯科州政府的一个部门采访,那里的主要负责人就指着墙上的普京画像说:“这里从前曾经悬挂过列宁、斯大林和勃列日涅夫的画像,也悬挂过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的,而我们现在只挂普京的。”我还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即使后来普京不做总统改作总理,很多联邦政府的职能部门依旧悬挂他的画像。而普京执政期间,那三位总理(卡西亚诺夫、弗拉德科夫、祖布科夫),却没有四处被供奉的殊荣。笔者还了解到,俄罗斯联邦任何一个国家行政机构,至少要悬挂一幅普京的标准像,但却不一定悬挂国旗或者国徽。普京画像都是公款所购,看来,购买普京标准像早已列入国家行政机构办公开支里的一项。不过,尽管购置和悬挂俄罗斯元首画像合法化,可是,按照宪法,领导人的标准像不是国家符号,换句话说,普京的头像再漂亮不能取代国旗和国徽。普京2000年当选总统之后,俄罗斯对他的个人崇拜之风便悄然刮起,直到2008年他转做内阁总理,此风依旧不衰。英国广播公司2000年最先报道了普京被偶像化的情况:“俄罗斯《大众报》(?Общая Газета?)已经开始关注与日俱增的普京的个人崇拜倾向。”2001年,又有多家欧洲传媒就普京的偶像化问题展开讨论,2004年欧洲还展开了题为“普京是否被偶像化了”的主题讨论,影响很大。2007年10月俄罗斯《大众报》经过社会讨论和抽样调查之后公布数字,49%的俄罗斯人认为俄罗斯没有对产生普京的个人崇拜,22%的俄罗斯人认为,对普京的个人崇拜严重,27%的人觉得普京暂时还没有被偶像化,但是俄罗斯具有将他有偶像化的倾向。2009年莫斯科社会调查研究所还的一次民调显示,27%的人认为对普京的个人崇拜严重,28%的人认为对普京个人崇拜的程度越来越严重。俄罗斯社会学者认为,这两组数字足以使大多数俄罗斯人感到不安甚至恐怖。记得2006年3月之前的调查显示,俄罗斯民众认为,对普京的个人崇拜严重的比例没有超过10%,而到2007年10月增长到23%,2010年增长到了27% 。“这样的增长数字的确令人吃惊!”俄罗斯社会政治研究中心的杜宾说:“也就是说,不承认普京有个人崇拜的人已经从57%下降到33%。”笔者2000年5月,就在位于莫斯科市中心的阿尔巴特街最大的书店就看到,普京的各种画像(类似于我们在文革中无处不在的毛的标准像)琳琅满目,售货员说,这些都是政府部门、厂矿企业,甚至宾馆饭店等处必购的办公用品。2004-2005期间,我还在莫斯科书店买过一种普京和俄罗斯大小政要头像的扑克牌。2011年,我再度造访这家书店,普京的肖像更加多姿多彩,而且还出版了更加精美的普京画册《普京照片集锦》(Лучшие фотографии—Владимир Путин),此书不仅印制精美,而且还附带两张镭射光盘,收集了普京2000-2008年当选总统期间的一些演讲的视频。电视是普京个人崇拜逐渐兴起的主要媒介。由于普京控制俄罗斯几乎所有电视频道,因此他可以持续多年在镜头前面风光无限。记得2007年,我看过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的一个讲话,他说,2007年10月,俄罗斯电视播出普京与全俄地方新闻媒体新闻记者见面会实况,那是在统一俄罗斯党代表大会期间播出的一个特别节目。卢卡申科看到统一俄罗斯党代会会场,似乎又回到了苏联时期,那天的会议简直就是苏共代表大会的翻版——全场掌声雷动,欢呼声一片,口号此起彼伏。他联想到二十多年前,克里姆林宫苏共中央大礼堂里召开党代会的情景,参会的共产党员们振臂高呼“光荣属于苏共!”的喊叫声。卢卡申科说,虽然时隔多年,口号声亦犹在耳,俄罗斯将迎来一个新的个人崇拜时代——普京偶像化时代。莫斯科《商人-政权》杂志(?Коммерсантъ-Власть?)2007-2008曾连续两年评选出俄罗斯名人“最佳普京马屁精语录”,现摘译几段如下,以飨读者:“普京可能有错吗?”(弗拉基米尔·丘罗夫,前俄罗斯联邦总统选举委员会主席)“普京无敌手,假使有,也都是一帮神经病。普京无所不在,普京就是一切,普京是绝对的,普京不可替代。”(亚历山大·杜金,俄罗斯哲学、政治学博士)“电影界的一切成绩都离不开普京。”(菲德尔·邦达尔丘克,俄罗斯当代著名电影导演)“普京就是我们的一切!”(柳波芙·斯里斯卡,俄罗斯著名政治家,国务活动家,历史学博士)“对社会而言,普京个人要比国家高等院校更重要。”(谢尔盖·马尔科夫,国家杜马议员,莫斯科大学和国际关系学院政治学系主任,俄罗斯政治研究所所长)“您的民主主义无疆无界!”(瓦连金娜·马特维延科,前圣彼得堡市市长,俄罗斯联邦委员会主席)“我要为普京感谢上帝,我为两件事而尊敬叶利钦。其一,他退出了共产党;其二,他把普京引入政坛。”(尼基塔·米哈尔科夫,俄罗斯电影家协会主席,知名导演,演员)“普京啊!您降生了,这太好啦!”(丹尼尔·格拉宁,俄罗斯著名作家)“亲爱的普京,我还记得您驾驶米格飞机的瞬间。我当时觉得,这就是改革迅猛异常的象征。”(伊戈尔·沙德汉,电影导演,普京题材电影编剧)“政治学家们!请发展国家思想的基础吧,那就是——普京思想、契卡大国主义思想!”(选自“亚热带俄罗斯”党12个口号之一)由此不难看出,俄罗斯政治和文化名人对普京的个人崇拜予以推波助澜,就连2005年由俄罗斯总统办公厅支持成立的青年团体“我们的人”(?Наши?)也承认,俄罗斯确实存在着对普京的个人崇拜。法国《财经时报》(?Financial Times?)说,俄罗斯传媒多年来怂恿和鼓动社会制造对普京的个人崇拜。不过,一些俄罗斯官方人士和社会名流不承认普京被偶像化。国家杜马议员、正义俄罗斯党主席米龙诺夫(Сергей Миронов)早在2007年就声称,普京本人绝不会搞个人崇拜。然而,时隔一年,2008年10月5日,车臣总统卡德罗夫(Рамзан Кадыров)就把首府格罗兹尼“胜利大街”更名为“普京大街”。普京闻讯,只淡淡地说了一句:“下不为例!”2010年10月7日,普京生日这天,在卡德罗夫的授意下,车臣普天同庆,首府格罗兹尼以普京名字命名的喷泉开始喷水,人们浓妆艳抹,在街头载歌载舞,跑马场里组织了赛马活动,青年人还“自发”地成立了“普京爱国主义者俱乐部”。卡德罗夫甚至还在讲演中这样说:“普京给了车臣人民第二次生命!是真主把他放到了这个位置上……普京是上苍的恩赐,他将自由恩赐于我们……这样对人对俄罗斯是不可多得的。趁他健康犹在,我们要跪求他治理国家。”在莫斯科远郊的科斯特罗马地区,还出现了“拜普京教”。该教的教主是一位曾经因诈骗而被拘捕的女人,她自称具有特异功能,吸引了很多教民入教。根据该教的教规,普京被誉为使徒保罗的化身。后来,俄罗斯总理新闻处发声明否认改教存在,并声称普京对所有的敬拜行为均持审慎态度。此外,在独联体内部的吉尔吉斯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也频繁出现“普京热”,个人崇拜之风窥见一斑。如,2011年2月17日,吉尔吉斯出现挺普京的崇拜游行。同年,哈萨克斯坦一些苏联时代的将军集会,提议给普京颁发“俄罗斯英雄”称号。还有一些有趣的故事,也和对普京的崇拜有关系。2000年一位名叫沃罗比约娃(Татьяна Воробьева)的女教师,带领一些狂热分子创办了一份报纸,题为《第三个千年的总统》。该报2001年2月号上曾经刊登了俄罗斯自由诗人涅斯捷罗夫(Владимира Нестерова)吹捧普京的诗歌《天才政治家》("Гениальный политик"),诗中写道:弗拉基米尔 普京,他将俄罗斯复兴,他善于联合各民族人民。他是大自然天才政治家,他对一切的一切都力有所能。弗拉基米尔 普京,最耀眼的天才啊,星球上最杰出的人物。……  ……俄罗斯女性对普京的青睐,使他在2000年大选前后出尽风头!俄罗斯女性为何对他情有独钟,一个个头矮小、走路东摇西晃的半秃头男人何以有这样的魅力呢?俄罗斯一位性心理专家说,普京天生就具有性吸引力,是个典型的善于招惹女孩子的情色男。普京在小学时期,就以亲吻专家而闻名。那时候,他已经有了第一次爱情,一个小女孩为他倾心,可是普京的一次“移情别恋”被这个小女孩发现,后者大怒,一怒之下把普京告到了年级主任那里。俄罗斯普斯科夫州所辖伊兹波尔斯克市(Изборск),一位博物馆的馆长潘诺夫(Леонид Панов)突发奇想,把普京来此城考察的路线变成汽车观光路线,每张车票定为45卢布(折合约1.5美元),观光线路取名:“普京之旅”,该项目包括倾听导游讲解普京在该市视察期间的活动情况:参观老城堡,与当地群众见面,品尝酸黄瓜和甜饼,在愿望树下许愿以及喝地下泉的泉水。车里雅宾斯克州的切巴尔古利市(Чебаркуль)的珠宝商福尔曼(Виктор Фурман)开发出了普京纪念章,分别铸以金、银、铜三种,金章重达8克,价值100美元,银章价值300卢布,铜章30卢布,在俄罗斯各地广为兜售。2000年9月,圣彼得堡出版了一家儿童康复中心“教育之家”主任,为纪念联合国儿童权益保护公约给小学生学撰写的一本书。俄罗斯统一党("Единство")圣彼得堡分部副主席尤拉科夫(Виктор Юраков)竟然在书中添加了以下内容:“所有的男孩和女孩都知道,普京是真正的朋友,是可以信赖的。我们现在通过桑博和柔道知道,他是一个性格刚毅的战士,他会战斗到底,决不投降。他有那么多的朋友——俄罗斯全国都是,他们选择他为总统。现在大家都说:‘俄罗斯、普京、统一党!’他驾驶战斗机飞行,他在高山滑雪,并且为了制止战争而奔赴战争发生的地方……”除此之外,这本书还大量刊登普京各个时代的私人照片。2000年,普京的总统办公厅组织了青年运动“并肩前进”,2001年5月7日,为了纪念普京登基一周年,在红场组织了声势浩大的集会,政府出路费将数千青年从俄罗斯各地聚拢到莫斯科。集会的入场券上写道:“2001年5月7日,我国青年,奥运冠军、学者、演员和所有俄罗斯最优秀人才,以及与总统并肩前进的人们,聚集在瓦西里耶夫教堂的斜坡处。请你来祝贺我们的总统吧,参加俄罗斯的青年聚会吧!”参加者在集合地点散发印有普京头像的体恤衫。并不是每场运动的领袖都会受到普京的接见,可是,“并肩前进”的组织者,事后在克里姆林宫受到了普京的亲自接见。2000年12月30日,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市(Челябинск)一位法律系大学生安尼先科(Анищенко)创作了诗歌《总统之歌》。诗中这样写道:你告诉我吧,俄罗斯,你回答我:你为何信任总统?你注视他的时候,有没有泪水横流?你的心不曾为他而疼痛?灾难终将过去,曙光就要来临,我们期待已久的那人,就是我们的总统,就是我们的总统,俄罗斯对他倾心拥戴。…… ……尽管这首诗的文字极其平庸无华,可是车里雅宾斯克的作曲家亚鲁申还是给为它谱了曲子,当地著名的歌剧演员还在剧院进行了公开演唱,还录制了光盘,主创人员最后通过当地税务局,把录制好的歌曲送到了克里姆林宫总统办公厅。词作者安尼先科自己说,普京听了他创作的歌曲,很喜欢。他还说,光盘还送到了俄罗斯联邦国歌委员会,并获得好评。委员会的专家说,《总统之歌》的歌词写得很专业。2001年5月,德国柏林媒体《Tageszeitung》的记者克劳斯-海尔格·唐纳德撰文批评《总统之歌》,标题为:赞美普京—金二世(指金正日)》。文中指出,金正日式的普京,竟然允许通过这支歌自我崇拜和自我赞美,简直不可思议。作者说,这首歌简直与朝鲜作者写给金正日的“偶像的颂歌”如出一辙。大学生安尼先科听罢,气愤无比,他一怒之下将德国这家报纸和记者本人告到莫斯科法院,要求文章的作者赔偿其精神损失费30万卢布(折合约10000美元),并辩称,他之所以写这首歌,并非出于对普京的个人崇拜。他说,国家首脑在他歌中是一个抽象概念,他是国家力量和独立的象征。还是这个大学生安尼先科,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的时候却大谈特谈他对普京的个人崇拜。他说,他关注普京本人已经很久,他一直在研究普京成为大众偶像的秘密。他看到普京对百姓讲话的时候很随意,用词简洁明了,甚至普京走路的姿势和说话的声音都让他心动神摇。他就觉得普京是他心目中的理想总统,赞美之词油然而生,于是就写下了这首歌歌词。再说,大学生安尼先科一怒之下将德国报纸和作者告到了俄罗斯法院,可德国《Tageszeitung》报纸并不在俄罗斯境内发行,不在俄罗斯法律管辖范围之内。不可思议的莫斯科市法院,竟然受理了这份诉讼。听证会于2002年2月26日在莫斯科举行,吵吵嚷嚷的法庭辩论延宕了一年多才告结束,结果,可怜的德国记者大受折磨,最后同意赔钱消灾。可是原告安尼先科最终拒绝接受外媒的赔偿金,佛袖而去。好一场普京个人崇拜引发的法律闹剧!笔者调查发现,时隔多年,那首备受争议的《总统之歌》早就被人们忘得干干净净,再无人提起,更无人唱起了。可是,另外一首与普京有关的歌曲,似乎就很流行,歌名很长:《不毛之地的火箭系统,普京和斯大林格勒与我们同在》,歌词作者是别列尼亚格莱(Вадим Пеленягрэ),由“白鹰”("Белый Орел")乐队演唱。再一个,就是美少女组合演唱小组,名叫“大家一起唱”。冷艳而奔放的少女们所演唱的歌曲,充满了色情和狂野的味道,时而对普京真诚地赞美和崇拜,时而对他玩世不恭地挪揄和调侃。曲调铿锵,节奏感强,基本属于歌厅的迪曲一类。姑娘们对听众说,你想爱普京就来一起唱,你想调侃普京就来一起唱,这倒很有点新世纪流行曲的味道。这就是在中国被误译误传的《嫁人要嫁普京这样的人》的那首歌。其歌词写道:我的男友讨厌啊,他糟糕透顶啦,又打架来又斗殴,他心情烦乱啊。他就这样要了我,我把他轰走啦,我现在想要这样的人,就像普京啦!想要这样的人,他就像普京充满活力!想要这样的人,他就像普京为了爱情!想要这样的人,他就像普京不会受气!想要这样的人,他就像普京不会逃避!我昨天在新闻中看见了他,他说世界走到了十字路口,我就是要和这样的人轻轻松松居家和做客,我现在就想要这样的人,就像普京啦!…… ……
俄罗斯也有一些传媒,以喜剧的形式吹捧普京而受到处罚。俄罗斯伊万诺夫州一家名为《斜体字》(?Курсив?)的报纸,2005年因为马屁没有拍好,拍在了马蹄子上而受到惩罚。那时,这家报纸因为发表了一篇题为《作为俄罗斯阳具的普京》(?Путин как фаллический символ России?)而轰动全国。后给报纸总编辑被起诉,判罚20000卢布,折合约667美元。同年,《萨拉托夫记者报》(?Саратовский репортер?)发表一幅根据苏联著名二战侦探电视剧《春天的十七瞬间》(Семнадцать мгновений весны)改编的普京漫画。普京变身为潜伏德国的苏联侦查员施季里茨(Штирлиц),身穿潇洒的第三帝国党卫军军服。而萨拉托夫杜马的代表人物伊萨耶夫(Михаил Исаев)则是穆列尔的扮相,他希望普京总统届满后不要卸任,引用电视剧中的台词,恳求普京再做四年总统:“而您呢,施季里茨,我希望您再留下来……”这本是一幅拍马屁的漫画,不曾想,俄罗斯文化遗产保护委员会竟然对报纸提起公诉,起诉该报“宣传纳粹主义,将俄罗斯领导人普京比作纳粹德国党卫军军官”。不禁让人觉得现实比漫画要可笑得多!2001年2月,罗斯托夫州州长丘普(Владимир Чуб)决定在该州的红园村修建一座教堂,以追念被列宁杀害的俄罗斯末代沙皇罗曼诺夫家族和纪念普京当选俄罗斯总统。这种把死人和活人,把历史和现实融为一炉的纪念方式,不仅仅在俄罗斯,即使在全世界亦属罕见,绝对首创。2002年,普京五十大寿庆典之际,《侧影》杂志("Профиль")为了纪念总统生日,策划了“人民的爱戴遍布祖国的山山水水”专栏,展示了全国各地百姓制作的绣有普京头像的工作服、地毯、壁毯,印有普京头像的手表、明信片和纪念钱币。还有普京的青铜半身像和以普京命名的紫雪糕和西红柿!俄罗斯总统助理谢尔盖·伊斯特拉热姆勃斯基说:“普京不赞成任何对他个人的炒作行为,包括制作标准想和半身雕塑。总统不喜欢。……不过半身雕像涉及到民族文化问题,这是不同艺术观的创作者的自由选择。”2002年10月7日,俄罗斯雅库斯克国有企业“阿尔罗萨”("АЛРОСА")总经理卡里津签署命令,将一块在“国际主义”矿山开采的重量为79,90克的钻石命名为“普京总统钻”。不过,最过分的要算俄罗斯19岁的小伙子沃罗霍夫,他竟然能在普京2000年当选总统之后,将自己的名字也改为“普京”!他接受传媒采访的时候说,他之所以改名,是因为普京像他理想中的父亲,他决意做个普京理想的儿子!
普京2000年登基之后,很多作家不惜笔墨,争相出书,给普京捧场,其中不乏梅德韦季耶夫(Рой Медведев)、拉尔(Александр Рар)和别切涅夫(Вадим Печенев)这样的知名作家。我在莫斯科生活期间,曾应邀在原莫斯科作家协会书记,俄罗斯著名女诗人卡扎克娃(Рима Казакова)家做客,她曾经亲口告诉我,普京过生日的时候,她给他献诗。他们的作品中无不尽显媚态,梅德韦季耶夫和拉尔的作品倾泻了发自内心的溢美之词,不遗余力地赞美普京是“当代杰出的政治家”。御用记者和传记作者勃洛茨基(Олег Блоцкий)更是在这书中振臂高呼:“普京陛下,您是天才啊!”他在书中还大量地发表了普京的照片,以及普京家人、中学同学和大学同窗的口头回忆,特别是普京夫人柳德米拉的家庭生活口述,甚至还有普京克格勃战友的回忆片段。这样的书炮制出笼,怎么能得不到克里姆林宫的财政支持呢? 还有一位姓科赞科夫(Юрий Козенков)的作家,在书中将普京比作子斯大林的继承人,认为普京一定可以超过斯大林而战胜西方共济会的阴谋。而被称作“领袖智囊”的作家别切涅夫竟然说“普京是俄罗斯最后的机会”,认为,独裁主义和可操控的民主,将是未来俄罗斯的出路!还有一种拍马屁出书的方式,就是几个作者共同写书,再挂普京的大名出版。比如,2000年,就有一个出版社出版了普京挂名,舍斯塔科夫、列维茨基共同写作的《柔道》一书。俄罗斯对普京的阿谀奉承,还表在教育和学术机构给普京特别喜欢给普京戴高帽。2000年1月13日,普京被授予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法律系名誉博士;同年1月29日,普京被授予俄罗斯军事医学科学院名誉博士;稍后,他还被土库曼国立大学授予法学博士的称号;他还获得过阿塞拜疆共和国巴库斯拉夫大学博士称号;普京还被授予他古米廖夫大学的教授称号。2002年,他还获得过由俄罗斯东正教大牧首代表“东正教人民统一国际社会基金会”颁发的奖章和证书,理由是:“为加强东正教人民的统一所做的卓越工作”。从叶利钦时代起,俄罗斯总统便开始享受别墅官邸待遇,普京的总统官邸多达十几处。2001年,普京下令搬进圣彼得堡郊外总统别墅居住。该别墅位于斯特利尔古镇,在康斯坦京诺夫宫的名胜古迹里面。有关部门仅为了普京一家居住而支付的别墅修缮费,竟高达1亿5000万美元之巨。2001年3月,普京的总统办公厅,授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修建莫斯科郊外 “瓦图金基”("Ватутинки")总统别墅,仅购买进口豪华冲浪浴缸一项的开支就达270万美元。
当然,俄罗斯也有反对普京个人崇拜的声音。若干年前,圣彼得堡就发生过集会,人民举出了写着“不要偶像化普京”的标语。集会的人们把对普京个人崇拜最严重的“寡头”、“国家权力机构的代表人”和“俄罗斯女性代表人物”,扮成卡通人游街。俄罗斯的车里雅宾斯克市也有游行,人们举起了将斯大林和普京画在一起的宣传画,还沿街散发传单。俄罗斯“右翼力量联盟”(СПС)也曾计划在2007年11月4日举行反对普京个人崇拜大会,但却遭到莫斯科市政府的禁止。不过,我们得理解,俄罗斯在历史上就崇拜强权,不管承认还是不承认普京的个人崇拜,大多数俄罗斯人都认为,俄罗斯需要一个铁腕人物治国。肌肉男普京恰好这时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对他的个人崇拜也就不足为奇。再说,俄罗斯很多人并不认为普京的个人崇拜比斯大林的更坏。恰好相反,他们说,在斯大林之后的半个世纪里,他们终于等来了一个值得崇拜的人。我在莫斯科采访过一个国家杜马的议员和一位卖冰激凌的胖大妈,他们的观点惊人地一致:我们感受了普京执政的这些年的种种变化,只有他可以给俄罗斯带来秩序和稳定。他们的最后一句话是:普京搞集权对俄罗斯有利!杜宾所领导的研究所的分析表明,52%的俄罗斯人认为,俄罗斯正在走向繁荣和稳定,这要归功与国家的权利集中在普京手中。而22%的人以为,普京执政,俄罗斯没有希望。44%的俄罗斯人认为,国家就是需要经常性的“铁腕人物”;33%的人认为,集权应是治国常态。而目前俄罗斯反对铁腕治国的人仅仅占18%。11%的俄罗斯人认为,反对将国家元首偶像化已经是一种政治主张,而33%则认为,俄罗斯目前根本没有达到提出政治主张的地步,但是“聊胜于无”,能亮出这个观点已经不错了。而俄罗斯民众则愈是观察克里姆林宫的政治动态,愈可感觉到个人崇拜所带来的危险性。列瓦塔分析中心(Левада-Центр),是一家俄罗斯独立政治研究机构,它从2010年6月开始在俄罗斯部分地区进行“普京个人崇拜”社会调查活动。2010年7月2-5日,又在俄罗斯45各地区的130个居民点,对1600位18岁以上的俄罗斯公民进行了抽样调查。调查问题主要有三,其一,最近一段时间,您发现普京搞个人崇拜的人数上升了吗?其二,您承认“俄罗斯是一个专制国家,普京靠铁腕治国”的人数在下降吗?其三,您承认一切权力掌握在普京之手对国家有利的人数在下降吗?被调查的60%的莫斯科人认为(占全国的平均人口的33%),从没有发现俄罗斯存在个人崇拜现象;同时53%的莫斯科人(占全国的平均人口的18%)认为,无论如何也不能使得政权落入某个人之手。顺便说一句,莫斯科人对梅德韦杰夫总统颇有好感,不超过18%的人认为实际上还是他在掌控俄罗斯的权利。还有很大部分的莫斯科人认为,梅德韦杰夫总统是独立总统,其实并不存在民间传播的普京“垂帘听政”的故事。不过莫斯科也有人坚信这个故事是真的,因此,列瓦塔分析中心在调查中,遇到了两种答案同时存在,或者对一个问题的回答肯定和否定交叉存在的情况。列瓦塔分析中心的研究员沃尔科夫指出,相对首都莫斯科,外省人对普京的个人崇拜之风日甚更有赞同感。他们的人群背景,主要是占俄罗斯绝大多数的下层人士,其特点是贫穷和没有文化——他们对政权领导人的话语极其敏感。他们或充满善意或充满疑惑地注视着,国家权力逐渐地集中到普京手上。但是,无论如何,他们的意见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些已经被城市化的、教育程度较高的和较富裕的社会阶层的态度。列瓦塔分析中心不间断的调查还显示,认为俄罗斯确实存在普京的个人崇拜的莫斯科人,从2010年3月的10%上升至同年10月的27%;同一年度相同月份,不同意存在普京的个人崇拜,但是承认此种趋势逐渐明显的人数,从21%上升至28%;未置可否的人,从58%上升至33%。在被问及俄罗斯国家政权,是否从来都需要一个铁腕人物时候,表示同意的莫斯科人从1989年11月的45%下降至2010年7月的42%;俄罗斯的国家权力是否已经集中在一个人手中呢?莫斯科赞同的人数从1989年的16%上升至2010年的31%;不同意国家权力过分集中在一个人手中的人数,从1989年的44%,下降到2010年的18%。俄罗斯国家权力集中在普京手中,有利于俄罗斯的发展吗?莫斯科赞同的人数,从2004年的58%下降至52%;反对者的人数,从2004年的25%下降至2010年的22%。俄罗斯目前存在反对派吗?2010年调查显示,莫斯科11%的人明确认为存在,而38%的人认为大约存在,30%的人认为根本不存在,8%的人认为大约不存在。那么,俄罗斯时下需要反对党吗?23%的莫斯科的人觉得肯定需要,44%的人觉得大约是需要的,12%的人觉得不需要,4%的人觉得肯定不需要。俄罗斯对普京的个人崇拜,也传染到邻国乌克兰。2002年,乌克兰顿涅茨克的电影制片公司拍摄了一部反恐故事片,主人公亚历山大·奥尔皮卡和普京一起抱着机枪在车臣横扫车臣恐怖分子,影片场面异常火爆!乌克兰媒体指出,总统亚努科维奇上任之后,有意效仿普京,有意将乌克兰变成一个俄罗斯式的专制国家,政治观察家指出,目前的乌克兰确实与时下的俄罗斯在国家权力态势上愈来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