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gdp排名:人生几何看花开花落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方圆模具 时间:2020/04/08 06:46:19
人生几何看花开花落

  风住尘香花已尽,物是人非频回首。
  
  花开花落,是时序的轮回,与季节似乎有关联也似乎没有关联。人到中年,依旧迷茫于自己的生活,也陶醉于自己的生活,却毫无办法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看起来无关紧要已经过去的事情。
  
  端坐于渐渐近秋而将落的花下,伸手接一瓣飘红,在鼻尖感其沁凉与幽香,就如同看那破蛹化蝶复成茧似的开怀。没人能够邂逅奇迹不游走于这个世道的轮回。好想邂逅陶令,从此避世于“桃园”,终归那也是一个美丽的梦而已,何须期待太多的不现实呢?
  
  我常常欣赏罗贯中的“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的意境,可是,又常常感叹“是非成败转头空,江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所描绘的人生之悲凉。于是,我不停地漂泊,不停地规划自己漂泊的路线,想走那长河落日圆的漠北,走那千山鸟飞绝的域西,走那十里荷花香的江南。尽管来自生活的压力是那么的现实,尽管来自现实的生活是那么的残酷,我依然坚持着,一路的餐饮朝露,一路的晚眠孤月,风风雨雨中的流浪,只有起点没有终点,就好象落花成泥再也无法回到曾经风光无限的枝头。来年花开时节或许又可灿烂,那也是再一次的轮回而已。偶尔想起人生苦短、去日苦多的曹氏感言,我也会一如古人泪湿衣襟。“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不知道是那位古人一时才情勃发想出来的诗句,经典得真可以“后无来者”了。
  
  花开花落的时节,我试图循着花的路径来求解人生的路径,求来求去,人将老朽,路依旧还是那条路。也许当多少年过去,离往事越来越远,我再也无法追寻。虽然有人会说,你现在还去寻梦,是不是晚了点儿?但是,我偏偏要再去看看那桃树上是否还有桃花、是否依旧还在大笑春风,看看春天记忆里的花容是否依旧柔情似水?
  
  有谁能够挽留住那些花朵,他就一定能挽留住自己的人生,一定能听任淡淡的清香揪心的惆怅而快乐地活着。我做不到,所以我只能回忆那淡淡的雨夜,那盈盈的绿叶,还有黛玉葬花的凄惨;也只能如此,做一些最无聊之事,闲看花开花落,徒留伤心往事。
  
  天已渐渐明朗,青黛色的烟霭笼罩在银白色的晨曦中,迷离的眼睛看花开花落的时光究竟还有多少?人生本没多少日子的,偶尔的伤感算不算日子呢?我不知道,但是我想这个看起来挺无奈的人生好象不应该是个错误,你说呢?
  
  我喜欢喝酒,所以喜欢青杏煮酒的典故。老之将至,这个世界还有谁甘愿为我梅子雨冷,还有谁甘愿为我衣带渐宽而不悔,还有谁甘愿为我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还有谁甘愿为我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人生或许婆娑婀娜,花开花落的伤感也会随着生命的消逝而消逝,因此就难得感觉“那等在季节里的容,如莲花般开落”的美丽,也因此伤感于那句“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的凄凉。晨曦,美丽如常,夏花,美丽如常,而我,美丽的心境早已不再。心境如飘零的枫叶,瞬间感到了秋水的东流。
  
  时间依旧还是匆匆太匆匆,偶尔为自己现在还能“散发乘夏凉,荫下卧闲敞”而得意。终于能够体会李白的“人生得意须尽欢”了,管他明日今朝谁是谁非呢?蹒跚的脚步轻移、痛并快乐着看花开花落,与落花相伴,总比一个人寂寞如烟花好吧。
  
  白驹飞且驰,春去秋将至。我在晨风里凭窗远望,望穿了秋水,也望不到一袭长袖摇曳着似水流年的传说,却洒落了我一地的心事。夏将尽,长日渐短,人却开始迷糊。
  
  不必去关心别人的笑谈,尽情装扮矜持的假面,在无人过问的岁月舞台上且歌且吟,展示独角戏的绚烂,也不管掌声与鲜花的无从装点,沧海依然横流,桑田依旧难老,我就是我,一个行将老去的男人。真的,真的很想闲看花开花落;真的,真的很想知道人生到底几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