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大通县日批图片集:【亲吻系列】游记 新疆神石之吻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方圆模具 时间:2020/04/08 06:14:13
  

                                          2008年7月11日,吉木乃神石城,轻尘妖娆同学,和“他”

        是从好友轻尘妖娆那里要来了这张照片,其实,我也有一张。

        那一次,妖娆和这位神石巨人拍照的时候,我就在现场,见到她相机上预览的这张照片效果之后,我也赶紧站在同样位置拍了一张,但,可能是心情不同吧,我拍出来的,显然没有她的那么入镜。 

        晚上,在网上跟秋意浓说,我要用“缱绻星光下直到永远”来做这一帖的标题,他说:“这句话的意境太唯美了,不现实。”

       “缱绻星光下直到永远”,这一句,是几年前跟着秋意浓的音乐博客听歌时看到的,一直印象很深,今天在想这一帖时,它便自然地跳了出来。既然已经想到了,就不想绕过。

        其实,不只是一句话,很多东西,在骨子里,是一直存在的。而唯美还是现实,已经不重要了。

        2008年7月参加的北疆采风,是我旅行经历中一段幸福、轻松的时光,一起同行的,多数都在同一个城市,认识并相熟。

        10天时间,从乌鲁木齐到富蕴、福海、阿勒泰、布尔津、禾木、喀纳斯、哈巴河、吉木乃、和布克赛尔、额敏、裕民、塔城,狂奔下来,真正是八千里路云和月呢。

        一路上,大家极尽所能地,享受着旅途的乐趣,嬉笑玩闹,直至颠狂。

         7月11日,是从哈巴河到吉木乃,途中因为走了额尔齐斯河第一桥附近的便道,反而陷车误时,被营救出来,到吉木乃已是黄昏时分。

        从吉木乃县城到神石城,还有50余公里路程。当我们紧追着夕阳,马不停蹄赶到神石城时,只剩下了最后的一束光线。

        神石城这里,是一片方圆百余公里的奇石怪林,看起来极像一个古代神殿。花岗岩巨石随处兀立,经过溶蚀和风蚀后形态各异。

        有特点的石头都被起了名字,但不外乎像人似兽。多数,如果没有特定的角度和光线,其实,石头还是石头,也像不了个啥呢。  

        那时吸引我的,倒不是石头。是那些花。神石城里的野花。 

     光线已经黯淡了,丛丛簇簇的锦鸡儿、绣线菊、金露梅都收拢了花瓣,依伏到巨石下的阴暗潮湿处。在我们匆匆忙忙的脚步下,反倒是路旁那些身形柔软,花瓣细小的龙胆、贝母、风铃草、紫鸢尾还在摇摇曳曳着。

      我不由得弯下身子,在路旁,迎着最后那一抹光线,去拍一株贝母在夕阳中的样子。是有风吹过呢,那花有些微微地摇摆,让我总是对不准焦距。于是,便索性蹲了下来,将手臂撑到膝盖上,屏住呼吸去拍。

     领队Yansir从旁边经过,感叹着:“你们这些女人,就是拍个花花草草的,赶紧抢光线拍石头啊!”

      可当时我并不认为,那会儿的光线,还能把石头拍出什么效果来。反倒是这株贝母花,让我想一直蹲在它的旁边,看着太阳彻底沉落,看着它继续开放在夜里。

     是有一种不舍呵。好像我转身的那一刻,夜幕沉落,那花便开到荼蘼,那我,只在夕阳下看到过它,算不算是看到它今世的幸福了呢!     

     就在那时,被Yansir远远地喊着,才看到一群人都凑在那里了。赶过去时,大家的表情,似乎一场好戏刚刚落幕,而我,恰是那错过的人。

     看了轻尘妖娆同学的相机,才明白,她们刚才都在和神石合影呢,而且不是普通的合影——不知是谁先发现的,虽然巨石高大无比,但站在一个恰当的角度上,竟然可以和“他”拍一张特殊的合影。
      虽然光线已经过去了,但不甘心被遗漏的我,还是叫嚷着,让他们帮我拍照。挪东移西地,找好了角度,又调来倒去,最后弄得我一头汗,也没有拍出轻尘妖娆那种情意绵绵、心境飞扬的感觉。

     最可笑的是,后来大家看照片,发现这一张因为我的瓣子在车上蹭乱了,脑后翘出些头发,被调侃成“那一撮气死毛”。

     不知那神石,是怎么想的呢?以它千百年的修行,是能够去宽容一个女人如此这般的吧!

     毕竟,总是想要在夜晚来临之前,留住最后那一缕灿烂,有时惶恐,有时唐突。    

     夜幕之下,一片寂然。四下环视,除了这座石人,其他的石头已经全部被夜色化解了身形,没有神似,也无从联想。而那石人,他,竟然像有着呼吸一般,伫立着。

     前路无妄,再没有什么可以设定的情节了,我们已经深陷神石城中。却在那时想起了那株贝母,如果说它真的开到了荼蘼,那我们也行至水穷,是否就此坐看云起呢?
                            


     当夜,吉木乃,我们携手在街头游荡。

     抬头仰望,飞马当空,银河斜挂,我过去所认为的寂静空旷的天宇,此刻正有无数的星星显身在我们的眼前,甚至星际间所有的尘埃也被它们点亮,簇成朦胧的星云。 

     由这些星光集聚,点缀起来的银河也不再显得神秘、陌生,这条不规则的光带正如河流一般在天宇间延伸,它宽广的身姿那般亲切地带给人温情脉脉的感觉。

      在此之前,我从没有感觉过自己与星空的距离,而此时,我已经明白,其实,只是那样的伸手一触。但我只能仰望,继续仰望,随着脚下土地的转动,我的仰望正一刻不停地传递到银河,以及整个天宇。 

     既然尘埃都可以那样灿烂美妙,那我的仰望穿透星空时,也一定会被照亮,或许,就如同流星那般。

     “这是我看到的最美的星空。”站在吉木乃的街头,我轻声自语。 

     如果说,永远太远,而那缱绻星光下,又有多少往事,可以回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