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感是什么句子:当官真的不性福?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方圆模具 时间:2020/06/03 13:09:59

当官真的不性福? 

       在广东省性学会第15次学术年会上,广州中医药大学教授邱鸿钟发布了《广州市公务员的性生活质量与幸福感指数的相关性研究》。邱鸿钟教授指出,九成广州公务员有“性烦恼”。没有在中国的官场混过的人一定对这个结论感到意外,在众人眼里,当官的常常吃山珍海味,乌龟王八,难道他们的性福感还不如粗茶淡饭的小百姓不成?以笔者多年的耳闻目睹,试作以下解读,或许能够让大家明白一二。

 

    如今的官场不仅没有向改革开放之初所设想的“小政府大社会”的方向前进半步,反而是大踏步向后转,无论是职能权利还是掌控的财力,都远非昔日可比,官员们要管要问的事物自然也就大大地膨胀了起来。客观上,中国历来就有“父母官”的陈腐观念,吃喝拉撒睡都指望父母官管起来,再者父母官自身都有向上爬的强烈主观冲动,为攀比政绩,总得拿出点货色来,不得不日理万机啊。于是乎,不论春夏秋冬,不论节日周末,我们常常可以在电视里看到领导们风尘仆仆忙忙碌碌的身影,一年到头,总有开不完的会,作不完的报告与指示,剪不完的彩,考(视)不完的察,诚然还有俺们普通百姓电视里看不到的场景:喝不完的酒,批不完的报告,签不完的字,游不完的风景名胜,谈不完的话尤其是与漂亮的女下属,忙完了这“忙不完的公务”,基本上已筋疲力尽,如何还有余力向老婆交出满意答卷,性福从何而来?如果没有铁打的身体,超群的“挺”功,换你试试看?指不定把你累趴下。

官场里有几句广为流传的顺口溜:“白天文明不精神,晚上精神不文明”,“白天轮子转,傍晚桌子转,晚上裙子转”,“十点回家是酒鬼,午夜回家是舞鬼,一点回家是色鬼,早晨回家是赌鬼”。说的是小公务员们下午先开饭局,饭局之后,有的接着K歌跳舞,有的接着开牌局,不折腾到两三点钟不罢休,第二天九、十点钟一边嚼着早餐,一边慢悠悠到单位点卯,有的还会关上办公室的门继续补一个回笼觉,想想他们晚上回家就是想“不文明”,恐怕也没那么好的精神。稍有实权的中低级官员恪守新“四项基本原则”:“抽烟基本靠送,喝酒基本靠贡,工资基本不动,老婆基本不用。”就连与老婆“做功课”的机会都很少或者干脆就没有,与老婆谋性福从何谈起?如果把他们与小二小三们的性福算上,公务员的性福指数一定大大提高。

自然这是小公务员或不大不小的公务员的作为,大权在握的公仆自有更高级的玩法,有更刺激的“娱乐”,据纪委统计,九成以上的贪官都有情妇,有的还是明星,文强不就有玩明星的嗜好吗?被誉为“许三多”的杭州市副市长许迈永供认与其有过特殊关系的女干部、女公务员以及女明星共有99个,这近百号情妇一年轮下来,就算许超人一天都不休息,每个情妇只能轮到三次,哪里还有老婆的“菜”吃。再如湖北的大色官,被称为“五毒书记”的原天门市委书记张二江,不但长期包养情妇,而且嫖娼成性,不管出差到何地,都公开指使身边工作人员“到街上转转,有好的就带回来”。从1989年至2001年7月的12年中,他竟与107个女人有染,其淫乱的行为遍及丹江口、天门、武汉、乃至北京、广州、东莞、南阳、三亚等地,真个是“天下无处不风流”。被誉为“三宝部长”的原重庆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张宗海似乎比前二位有品位,张宗海选情妇有三个标准:一要大学本科毕业生,二要漂亮,三要没结婚。在他被宣布“双规”时,办案人员在他的公文包里发现了“三宝”:避孕套、伟哥和钞票,这个公文包张部长是走到哪带到哪,以便随时随地投入“战斗”。
   

更有堪称今古奇观的河南开封组织部长李森林,竟然有收集女性阴毛的“雅好”,不但接受多名男性下属妻子性贿赂,还收藏了三百多名“贡女”的阴毛,这些阴毛都是由李森林亲自剃下。据说李部长向来办事有条理,事事都要留下明细纪录,他将‘贡女’的阴毛分门别类,有以颜色区分的,也有以粗细区分的,下面标上每位佳人的姓名,便于查询和回忆,他甚至想在日后做一支价值连城的“贡女阴毫笔”。

不难想象,这些公仆们一定都有超常的“挺”功,要不然如何能“御女”如此之多而能“傲然挺立”呢?就算用了伟哥,用那么几次或许不伤身体,几年用下来,恐怕也消受不起,可就是奇怪,也不见他们有谁“战死”情场,倒是曾经有几个美女裸死公仆床上的报道。我等凡人只能瞎揣摩,他们一定有超常神功,有神人一般的“挺”功,大概能将当年把秦始皇的母亲大人搞得神魂颠倒的奇人嫪毐都比将下去。

如此看来,邱鸿钟教授大有重新审视公务员性福指数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