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部打拐办地址:《论幸运》培根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方圆模具 时间:2020/06/02 06:42:20

一方面,幸运与偶然性是有关系——例如长相漂亮、机缘凑巧等;但另一方面,人之能否幸运又决定于自身。正如古代诗人所说:“人是自身幸福的设计师。”

有的时候,一个人的愚蠢恰是另一个人的幸运,一方的错误恰好促成了另一方的成功。正如谚语所说:“蛇吃蛇,能成龙。”

炫耀于外表的才干徒然令人赞羡,而深藏未露的才干则能带来幸运。这需要一种难以言传的自制力。西班牙人把这叫做“潜能”。一个人具有优良的素质,能在必要时发挥这种素质从而推动幸运的车轮转动,这就叫“潜能”。

历史学家李维曾这样形容老加图:“他的精神与体力都是那样优美博大,因此无论他出于什么样的家庭,都一定可以为自己开辟出一条道路。”——因为加图具有多方面的才能。这话说明,只要对一个人深入观察,是可以发现对他是否可以期望幸运的。因为幸运之神虽然是盲目的,却并非无形的。

幸运的机会好象是银河,他们做为个体是不显眼的,但做为整体却光辉灿烂。同样,一个人若具备许多细小的优良素质,最终都可以成为带来幸运的机会。

意大利人在谈论精明的人时,除了夸赞他别的优点,有时会说表面上带一点“傻气”。是的,有一点傻气,但并不是呆气,再没有比这对人的更幸运的了。然而迷信愚妄的人是不会幸运的。他们把思考权交付给了他人,就不会走自己的路了。

意外的幸运会使他冒失、狂妄,然而经过磨炼的幸运却使人成就伟大。

幸运是令人尊敬的,至少这是为了他的两个女儿——一位叫自信,一位叫名誉。他们都是幸运所产生的。前者产生于人自身的心中,后者产生于他人的心中。

古代的智者,为避免招人嫉恨,很少对自己的幸运进行夸耀,他们把一切归功于“神”。——事实上,也只有伟大的人物才能得到神的护佑。恺撒对大风浪中的水手说“镇静,有恺撒坐在你的船上!”而苏拉则不敢自称为“伟大”,只称为自己“有幸的”。

从历史可以看到,凡把成功完全归功于自己的人,常常得到不幸的结局。例如,雅典人泰摩索斯总把他在政治上的成就说成:“这决非幸运所赐,而是本人高明。”结果他以后再做什么事很少成功了。世间确有一些人,他们的幸运,流畅得有如荷马的诗句。例如普鲁塔克就曾把泰磨列昂的的与阿盖西劳斯和埃帕米农达的运气相对比。但这种幸运成功的果实,最终也还要到他们自身中去找原因呵!